分类
未分类

进京

屋子里坐着百十来号人,他们参与的项目影响着上亿人的娱乐、学习、工作还有生活。想到这,突然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。

Luke 在微信上跟我说:“12/5 下午会在北京办公室举办一场 Flutter Live Beijing 的活动,要不要过来参加一下?” ,Luke 和他的团队在谷歌北京办公室负责 Flutter 在国内的一些工作。

第一次听到 Flutter 应该是在朋友圈里看到的。因为我删掉了所有新闻类应用,屏蔽了平时习惯性打开的新闻和视频网站。只剩下浏览器没办法删,安卓手机打开浏览器就会出现新闻。iOS 好一点,只有使用百度的时候,才会看到新闻。

看新闻是一种瘾,你不屑地点开一个带诱惑图像与标题的新闻,再抬眼看别处的时候就是半小时之后了。越看越想看,越看越觉得自个儿傻。这个瘾又很难戒掉,因为它无处不在,太容易得到,随便哪里的新闻内容都足够填补我们的每一分钟的空余时间。

现在我们的时间几乎可以被一部手机安排的满满的,各种应用能满足我们所有的需求。也就是它们占据了我们每天所有的剩余时间。我们不再有自己独立的思考时间,发呆的时间。放下手机,上床睡觉。第二天仍然是类似的轮回。我们可以试试不定期地找一天,弄个 24 小时不动手机的活动。

人工智能,机器学习,我们的行为、习惯、喜好都不断地在被这些应用学习着。所以它能推荐我们更想看到的内容,甚至能做出预测。我媳妇不只一次跟我说,“淘宝真是神奇,我就是某天想了一下某个东西,第二天它就出现在了淘宝的页面上。”

我们出门不再带着现金,也不再恐惧找不到路。打开 12306 应用,订两张高铁票,再用携程找个旅馆,即可开启一段国内旅行。随便到达哪个陌生的城市,都可以像本地人一样,使用城市的公交系统,找到隐藏在胡同里的餐馆。

我很好奇谷歌办公室长啥样,里面的人是怎么工作的,还能结识一群新的朋友。所以我就应邀去了这次在北京举办的 Flutter 交流活动。

行程都是由小雪(媳妇)安排,她订好了车票还有旅馆。住的地方是在杨梅斜竹街上的一家汉庭,这条街据说明朝时就有了。很便宜,200 多点一天,人不多,店家给升级成了家庭房。附近有吃有喝,距离故宫也很近。街上有家叫铃木食堂的餐厅可以试一下,做的米饭挺好吃的。

在北京坐地铁得下载一个叫易通行的应用,上海用的是 Metro,杭州直接用支付宝。可能是有什么利益保护吧,不然还是直接用支付宝更方便一些。

济南到北京坐高铁的话只需要两小时,体感上,跟在济南本地逛个街没啥区别。从家坐公交到车站半小时,留上半小时,再坐两小时火车就到了。下了火车,地铁到前门站,然后全部都是徒步,正好逛逛。这几天没打过一次滴滴。第一天走了 19 公里,小朋友也是跟着一起走,出门她也很兴奋。

这次我们体验了一下北京传统小吃,卤煮,爆肚,羊蝎子。卤煮跟羊蝎子应该是本地人经常吃的东西,因为我看店里大部分都是本地人。路过一家卤煮店(陈记卤煮小肠),提前看了一眼大众点评,上面有两样推荐卤煮火烧还有卤煮小肠。头一回来,之前没吃过,点菜的时候我装作是老顾客,故意不看菜单,“给我来个卤煮火烧还有卤煮小肠”,伙计答:“卤煮火烧还有卤煮小肠是一回事,你告诉我要几碗就行了”。

伙计气场自信而强大,我却灰溜溜地要了两碗,店主递给我一张小纸条,上面写着 “二”。我拿着小纸条走到做卤煮的师傅跟前,我跟他之间是一口大锅,里边是各种卤煮。在我之前排着还有别人,我跟师傅说了句:“两碗”,给他看了一下店主给我的 “二” 字纸条,他没回应,继续为排在我前面的人加工卤煮。都做完了,我以为轮到我了,就站在那口锅的跟前儿,见他磨蹭着往锅里填东西,没有给我做的意思。我说:“还要等吗?”,师傅:“您得给我票儿啊 ~ ”。我又灰溜溜地把那个 “二” 字票交给了他。

小雪从网上看到说北京的豆浆不叫豆浆,叫豆汁,味道也很特别,一般人儿降不了它。她在路边儿买了一杯,天儿太冷,我们躲进附近的咖啡馆,她先是递给女儿喝了一口,女儿咧咧嘴,自己又尝了一口,表情很复杂,我又吸了一口。顿时将我推回到小时候,出现在家里的酸菜缸跟前。这个豆汁的味道跟酸菜缸里腌出来的酸菜汤是一个味儿。回过神来,迅速撤离咖啡馆,将其弃之。往后一整天,时不时地还会回想起家里的那口酸菜缸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