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
未分类

道别,姥爷

“王皓啊,这次要跟你道别了,我的好外孙。” 姥爷紧紧地用两只手抓住我的右臂。8 年前,姥爷随二姨一家搬到济南。那天,我走进站台,见到了远处的姥爷。头戴礼帽,手里拄着几年前他来济南时买的拐杖,里面好像还藏着一把剑。其实姥爷不太需要那把拐杖,我猜他应该是喜欢那个酷酷地感觉才这样的。我走近了,姥爷看到了我,顿了一下手里的拐杖,躲了一下脚,暴出一句粗话(山东口音),“他妈的,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。”

60 几年前,姥爷跟我现在相似的年纪。为了不让全家饿死,他背上了几块姥姥做的煎饼,拿了几块钱,跳上火车,从山东出发,去往一个他只在别人的家信上看到的一个地方,东北的黑龙江省伊春市,这也是后来我出生的地方。姥爷特别在乎自己的健康状况,你带给他的健康药,他都会很仔细地询问具体的吃法。有天深夜,他哆哆嗦嗦地走进二姨二姨父的房间,“你们快看看吧,我好像没脉了。” 已过鲐背之年的姥爷,身体向来很好。后来才发现,他是把氨茶碱当作安眠药吃了。

姥爷受儒家教育,年轻时对子女都非常严厉,吃饭时筷子怎么拿,给人家倒水时手应该放在哪里。年老以后也是非常注重礼节,对晚辈也是一样。每次我去看他,说几句话以后,他会让我出去跟二姨父聊天,然后他会安静地坐在一旁陪着,直到我离开。他早已不再是生活中的主角,大部分时间都是这样安静地坐着。

六月十号,我到二姨家去探望姥爷,“有一个月没来了吧,挺想你的”。我带了一盒小雪买的保护眼睛的药给他,他很开心,向我询问药的吃法,让我转告小雪,表示感谢,我们还自拍合了影。离开以后我就打算下个月十号再来看看姥爷,不过在月底的时候我买了盒蚊香送过去,说了几句话以后我又出来跟二姨二姨父聊天,他像往常一样坐在沙发那里陪着我们,不过两三分钟以后便回到自己屋子里去了。

七月八号,我在屋子里正在写些东西,电话静了音,我听到在客厅的小雪接了一个电话,问:“你们在哪里,好的 …”,听她的语气,我就知道有事发生,打开门,小雪说:“快去二姨那,姥爷可能不行了”。姥爷已经九十四岁,这种事情在我心里也早有些准备,但真的发生了,还是心慌慌。我好像早有预感,两天前我梦到了姥爷,我们一起坐在一艘船上,像是去旅行。

我骑车赶去,坐在他的床边,他双手紧紧抓住我的胳膊,“王皓啊,这次要跟你道别了,我的好外孙”。第二天,亲戚们从各地赶来与姥爷告别。第三天,姥爷见到了从南方赶火车回来的孙女,五分钟以后便撒手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